【共享单车终于有一家倒闭了】由【高清范资讯】于【2017年06月20日】整理发布。

6月13日,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博宣布,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,自2017年6月起,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,退出共享单车市场。悟空单车也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。

 

生存了5个月

创始人雷厚义说,这几天找他的人太多了,不仅有全国各地的媒体,更有一些投资机构的人,“这是我在放弃悟空单车后没想到的。”

关于雷厚义的公开资料并不多,网上的说法是,这位生于1991年的年轻人,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经历,除了“悟空单车”,“大学辍学”、“当过北大保安”、“辗转多地创业”、“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”等这些关键词,都是这个90后年轻人的标签。

在外人看来有些“豪赌”的感觉,悟空单车的大本营也选在重庆,并且从去年9月“诞生”以来,它一直没有“去过”重庆以外的其他城市。

“很多人觉得重庆并不适合投放共享单车,因为这里的道路到处是坡,选择骑车出行的需求并不会大。”雷厚义说,但他并不这么认为,“如果连重庆这样的城市我们也能生存下去,还怕其他什么地方呢?”

在一切就绪之后,悟空单车从今年年初开始,分两批投放市场,最近的一批投放是在今年2月底,总共投放了一千辆单车。这批车成本相比第一批高很多,每辆约750元。两批投放前后投入总计800万元左右。

后来,悟空单车在市场上出现的车辆不断丢失、人工运维、智能锁等问题导致效率低下,成本过高。最核心的问题是公司面临着供应链和融资的难题,“如果这些解决不了,就没资格去考虑运营问题。”雷厚义说。

到今年6月,悟空单车在运营了仅仅5个月后,就宣布退出市场。

他对结局早有预测

却没想到“来得这么快”

雷厚义为自己“单车梦”搭进去300多万元。有媒体报道称,雷厚义豪言:“这些单车,就当做公益了。”

其实“做公益”这个说法并非他本人之意,“该找回的,团队都全力找回了。但剩下的,我们即使不想做公益,又能怎么办呢?”

这几天,雷厚义在处理完15000多名悟空单车用户的押金后,开始陷入沉思,他想得最多的事,也是被问及最多的问题——在共享单车热火朝天之时,悟空单车为什么会失败?

雷厚义说,对于这样结局,其实他早有预测,“只是没想到,来得这么快,真的太快了……”

事实上,悟空单车是重庆市场最早出现的单车品牌之一,甚至早于目前统治着整个单车行业大半壁江山的摩拜和ofo。

最初进入市场的悟空,也曾充满了幻想,雷厚义曾对外宣布,悟空单车投入市场后,将以每天500辆的速度在短时间内完成布局,并逐步扩大覆盖范围,最终预计拥有10万辆悟空小红车,全面覆盖重庆城区。

雷厚义的自信不仅来自于他对这个城市的熟悉,更相信他独创的“合作模式”能分得一杯羹:他们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形式,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,每辆车标价为1100元,个人或商家均可认购,未来可获得运营收益的70%。

然而,雷厚义很快发现,这样的众筹变得越来越困难。“个人或小商家风险承担能力太弱了,他们害怕投入的每一笔钱出现哪怕一点点的亏损,所以,我们的资金链很快就断了。”雷厚义说。

到了4月中旬,雷厚义就判断,“这件事情做不成了”。原因就是融资没成功;合伙人模式随即垮了。

另一方面,雷厚义没想到的是,摩拜和ofo等共享单车“巨头”的发展太快了,甚至是不惜成本地投放,更为重要的是,“他们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,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,根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,产品品质也不是特别好。”

如今,他感叹,“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。风口不是追上的,而要等出来的,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,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。”

跟着雷厚义做悟空单车的有20多人,在退出市场后,团队并没有解散,跟着他一起回到了“老本行”。

雷厚义说,他依然看好共享经济,比如,共享汽车。“共享汽车是一个很好的发展趋势,前景非常好。但也存在很多问题,比如很多共享汽车都是需要停到特定的停车场或附近网点。”雷厚义说,有了一次这样的经历,他在没有更充分准备之前,不急着再次寻找机会了。